八字称重量(父亲节的回声)

未来八字网 5 0

昨天是父亲节,很多网上关于父亲的文章都铺开了,我也赶个晚吧,记录下我父亲和家庭的一些事。

我父亲母亲的事得从上上辈说起,为了说清事情始末,把那些早就不在世的人拉出来谈一番,也请你们在天之灵见谅了。

我的父亲和母亲是嫡亲表兄妹,奶奶和外婆辈的老人怕丢了这门亲戚,也为了亲上加亲,就做主让他们结婚。

八字称重量(父亲节的回声)-第1张图片

就为了成全这么个老旧的情缘,几乎是葬送我父亲和母亲的一生。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初中毕业。在五、六十年代的农村,经历了大饥荒的年代,一家都5、6个孩子,能养活也算不错。小学毕业的都很少,更别说初中毕业了,因此,他们也算是那个年代的知识青年。

我母亲结婚前在茶园工作,手下带着40几号姑娘、大姐采茶、炒茶、做茶叶、唱茶歌,到各乡镇参加茶叶交流会,是当时风光无两的人物。

我父亲结婚前也和人合伙开着面粉加工厂,生意所得也还在生活之外有结余。偶尔和小伙伴也能去看个电影,听个戏什么的。

本以为他们的结合是门当户对,强强联手,没想到还是人算不如天算。

父母结婚后生了3个孩子,我哥哥,我和我弟弟。

很不幸的是,我的哥哥和弟弟都有先天残疾,语言障碍、器官损伤而且无法行走。他们先后在12岁和2岁过世。

八字称重量(父亲节的回声)-第2张图片

上了高中生物课,我才明白,这是亲近结婚导致的,而我是那个从基因选择中逃脱的幸运儿。

我的父亲母亲很受打击,埋怨上天不公。之前为了治疗两个孩子,花光了家底,还是没能留住。面对人财两空的局面,他们消沉寡欢了很多年。

直到我读初中,有了些会读书的苗头,而且被一个算命的预言能考上大学,我的父亲母亲才像是想起还有我这么个女儿。

这让我有些不适应,哥哥还在世,我是个背着他的移动工具,哥哥去世后我是个能洗衣做饭的帮手。

突然,这么热切又期盼的目光聚焦在我身上,我感觉自己快灼烧起来,恨不得找个缝躲进去。

不管我怎么别扭,他们倒是开始振作起来。在我有记忆以来,他们做过咸鸭蛋,做过皮蛋,倒卖过瓜子,养过小乳猪,可能是时运不济,都没太成功。

一腔想用知识改变命运的热情被现实浇了个凉透,后来有机会去市里做事也放弃了。在他们最年轻又有热情的年纪,始终没能走出这片山村,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他们索性种了大片的庄稼地。因为庄稼地最实在,只要你肯下功夫投入,总能回报你。

八字称重量(父亲节的回声)-第3张图片

他们踏实地做起了农民,每每辛苦难熬的时候,他们就跟我说,好好读书,离开这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地方。

我考上大学时他们很高兴,但是因为没钱又犯了愁。村子地处偏僻,去镇上走得快要一个小时,也就没地方做个暑假工什么的。

为了省出一个学期的伙食费和学费,我们吃了整个暑假的咸菜,我放了一个假期的牛。

我算是从山旮旯里走出来了,见识了广阔的天地,也把自己从一个胆怯的小姑娘炼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大姑娘。

多年后,当我再次回到家乡,回到这个生我养我的村庄,熟悉又陌生。但是心里总记得,我的父亲母亲在等我。

在我回来后没几年,我的父亲就查出了骨髓瘤,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期,躺在床上不能动,而那个时候他刚结束一段鞭炮厂的转运工工作。

我始终不能接受父亲突然患病的事情,他从来都不善言语,只会埋头做苦活,上天怎么就这么不善待一个好人呢?

我带着不能动的父亲在省城、本地来回地奔走求医、确定方案、买药、化疗。后来,父亲的病情终于得到控制,能从床上下来走动。

虽然后来又经历了多次化疗,但是目前算是基本稳定了。看到他带着我的孩子在一边玩耍,我也会欣慰地想着,能多陪我们几年多好!

在一次整理书柜时,发现了母亲的一个笔记本。开头写着几首革命红色歌曲的歌词,后面写着茶园里玩得好的朋友名字,还有通过人的出生年月、时辰八字称人的骨头重量的计算方法和对应的算命解说等等。

内容有情又有趣,字写得也端正漂亮。我想,我的母亲从前也是个妙人啊,只是命运开出了枝叉,只能一往无前,回不去旧时光。

我很幸运,人生过半,还有父母在身边,希望以后的很多个父亲节、母亲节,都有他们的陪伴。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