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初六结婚好吗(民国农村探案)

未来八字网 6 0

  列位看官,今天咱们要说的是一起民国时期,一女子在结婚前夕遭遇劫持事件。

  此案牵连人数众多,作案者设了个局,把查案人员给套在了里面,也由于主家最终的放弃,导致在当时成为了悬案。

  三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查案人员发现了其中端倪,由此破获了这桩悬案。

  下面,我们尽量用简单的篇幅来将此案还原。

民国旧图:建筑群

  Ⅰ:遭劫

  “郝洪琛”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他以前做生意,为人圆滑,后来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导致他无法再将生意继续下去。无奈之下的郝洪琛拖家带口回了老家,在原有的宅子周边购买和扩建,修起了好大一片宅子,当起了悠闲的乡村富翁。

  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郝志鹏”;二儿子“郝志程”;一个女儿名叫“郝英杰”。女儿这名字取得很有男人味,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为人大方,行事泼辣,常做出别人难以想象之事。用现在话说,这是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子。

  三个孩子中,郝志鹏最大,是大哥,郝英杰在中间,如果只算排行,她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

  郝志鹏结婚几年,已经有了孩子。家里虽然搬到了乡村,可生意还是做着一些,他基本上已经接手了家里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

  老二郝志程年纪轻轻,心性淡泊,对名利不上心,有碗饭吃就行,属于那种天生不操心的主。家里有父亲和大哥,上面还有个姐姐,他整天是什么也不干,悠闲玩耍,自得其乐。

  郝英杰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儿,自然得到了家里的人特别疼爱,不仅仅是父母疼爱她,哥哥疼她,弟弟敬她。

  女孩子长大了总要嫁人,郝英杰十九岁这年,家里给订了一门亲事。男方家里在地方上有些名声,家境虽然不如郝家,可也属于地方名流。

  如此珠联璧合,外人只有羡慕的份。

  两家定的是腊月初八结婚,进入腊月后,两家都开始为婚事做准备,好迎接初八的大喜事。

  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腊月初六出事了。

  腊月初六,天气阴沉,看样子是在酝酿一场大雪。吃过晚饭后,母亲拉着闺女郝英杰的手跟她说话。

  过去人嫁闺女都这样,娘会跟闺女说一些嫁过去需要注意的事,也会说一些人生经验。

腊月初六结婚好吗(民国农村探案)-第1张图片

  娘俩聊着天,另一边父子三个也在聊天。

  郝洪琛一次又一次交代两个儿子,出嫁这种事万万不能出差错。他们洪家不能成为别人的笑柄,要把每件事都落实到位,把每件事都做好。看得出郝老爷子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另外嫁闺女这种大事,不想出差错也是当父母的正常心理。

民国旧图:村庄

  就这么聊到了半夜,大家各自休息。郝洪琛虽然只有五十来岁,可长久以来做生意有压力,有了失眠的毛病。他躺下后翻来覆去睡不着时,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

  老爷子一寻思都半夜了,外面怎么会有动静?别是有贼趁着家里要办喜事来偷东西吧?想到这里,他下床开门想要看看。刚开门,就看到四个黑衣人在正当院中,这四个人中间夹着闺女郝英杰。

  老爷子一看就火冒三丈,他以前在外面做生意,见过世面,倒也不是太害怕,张嘴大喊让对方站住。

  对方显然没料到会惊动到人,被他一喊全都愣在了当场,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带着郝英杰就向外闯。

  郝洪琛一看也着了急,闺女马上要大婚了,要这时候被人带走,那这婚就结不成了,名声重要啊!

  所以他快步奔向这些人,伸手就去拉拽。

  他的喊声已经惊动了家里人,好几个屋子里亮起了灯。黑衣人一看人们要出来,而且他又到了跟前,当下就发了狠,其中一个握着手中寒光闪闪的刀就向他刺,吓得郝英杰失声尖叫。

  就在刀要刺到郝洪琛身上时,一个人快步跑来伸手将他推开。刀没刺到郝洪琛身上,但这人却闷哼一声捂住了肚子。

  四个黑衣人很快带着郝英杰出门,并且对后面的郝洪琛大喊不要追,再追这闺女就保不住了。

  郝洪琛又惊又气,有人劫持了他闺女,就在闺女将要结婚时,这是要出大事。

  转头一看,刚才推他的是家里的一个伙计叫“陈保峰”。他父亲是郝洪琛以前在天津做生意时的账房,后来去世,留下他这么个儿子,郝洪琛就养了起来,已经十几年了,小伙子这年二十岁。

民国旧图:磨面

  这时候,郝志鹏和郝志程也已经到了院里,一看这架势就大吃一惊,可郝洪琛却对他们两个连连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声张。

  郝志程扶着陈保峰查看伤势,郝志鹏不解看着爹,妹妹被劫走,爹摆手是什么意思?难道不追吗?

  郝洪琛有苦难言,他见识多,知道自己这是碰上贼人劫亲了。

  刚才贼人虽然只有四个,但行事凶悍,而且外面肯定还有接应,如果惹恼了对方就糟糕了。另外,他实在是不想把这件事张扬出去。

  他好面子,这从他无数次交代儿子,绝不能在郝英杰结婚时出差错就能看出来,他对面子看得极重。真要让人们知道他闺女在结婚前被绑架,以后他的脸跟哪里搁?所以他并不想声张。

  “赶紧给保峰治伤,看看要紧不要紧。”

  他说完到门前看,门外静悄悄的,四个黑衣人连同闺女郝英杰都已经消失不见。回头一看,自己老婆撇着嘴想哭,可又怕他生气不敢哭。唯一的闺女被绑了,天这么冷,又这么黑,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当娘的能不心疼吗?

  陈保峰的伤倒是不深,可鲜血直流,被家里下人带着去治疗。院里的郝洪琛思考良久,对大儿子叹了口气:“找你清海叔来吧,别声张,不要告诉他什么事,来了我亲自跟他说。他那个徒弟身手不错,让他也带来。”

  郝志鹏点了下头,连夜出发去找专门查案的于清海。

腊月初六结婚好吗(民国农村探案)-第2张图片

  于清海认识郝洪琛,还是朋友。看到大侄子半夜来找很是吃惊,一听描述就知道家里出了大事,他没有犹豫,叫上徒弟张四妮跟着郝志鹏直奔村里而去。

民国旧图:行脚商人

  Ⅱ:调查

  于清海带着张四妮赶到郝家,郝洪琛一看见他就连连摇头。

  于清海和郝洪琛是几年的朋友关系,顾不上客气,只听他说了几句后就摆手,带着张四妮进入郝英杰的闺房查看,期盼着能发现歹徒遗留下来的线索。

  郝英杰的闺房和普通女孩子的不太一样,她闺房里女红不太多,摆设简单,但异常整洁,想发现线索不太可能。

  在屋里转了一圈,于清海看到床边扔着一条手绢,他捡起打开一看发现这是女孩子绣成,在下面角落里绣了个奇怪的线条。

  他没有声张递给了张四妮,张四妮看了看后随手丢在了床上。

  屋里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张四妮小声说:“这家里怕是有内线啊!”

  于清海点头,徒弟说的话他赞成,其实这种事往往跑不了内线,要不然贼人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只是,郝洪琛家里他是了解的。两个儿子他了解,大儿子并没有恶习,小儿子虽然像是个纨绔子弟,可这孩子心性淡泊,对名利不那么看重,他不可能干出勾结外人来绑架姐姐的事,他又不缺钱。

  陈保峰这孩子他更加清楚,虽然等于是被郝洪琛收养,可小伙子懂事能干,老大郝志鹏做的生意,有一半是他在负责。郝洪琛也信任他,他没有理由干这种事。况且刚才来后就得知他替郝洪琛挡了一刀,如果他勾结外人,完全没必要这样做。

  剩下的就是下人了,于清海感觉得从这些人身上下手。

  出去后,他对张四妮耳语了几句,张四妮看了看天,天还没有亮,腊月的天,天将亮时特别冷,可师父的话不敢不听,他当即点头出门而去。

  于清海这边,他跟郝洪琛谈了一下,郝洪琛的意思是这件事绝不能声张,不能让外人知道。但是刚才一番闹腾,家里的人都已经被惊动,也就是说,家里人都已经知道了。

民国旧图:做手工

  既然这样,那就别让他们睡了,反正都已经知道,都出来,于清海要观察和问话。

  郝洪琛同意,因为他本人也怀疑是家里有人跟外人勾连。

  郝家下人并不多,而且多是很多年的老人,郝洪琛对下人很是宽容,大家在他这里干得挺舒服,没人离开,甚至有人是从天津那边跟过来的。

  家里小姐被绑,他们也很担心,对于清海的问话极为配合。

  问来问去,于清海发现这些人中倒是没有什么可疑的,他们说了自己这几天的来往,有几个在家里就没有出门,出门的也都是采购东西,当时世道乱,他们出去也不敢乱跑,都是买了就回来。

  这些人说到了一个不干的下人,这个人叫“林自立”,一年前来到家里。这人是个厨师。以前在城里干过,不知道为什么被人赶了出来。

  正好郝家以前的厨师去世,这人填了空白进来。一个月前,这人对家里一个女下人动手动脚,郝洪琛一怒之下赶走了他。

  于清海摸着下巴思索,郝洪琛对他点头,说这个人虽然已经四十来岁,可极不稳重,最开始还只是言语上,后来竟然动手动脚,这是他不能忍受的,所以就把这个人给赶走了。

  难不成会是他为了报复,勾结了贼人,对郝英杰进行了绑架?

  于清海认为这是有可能的,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这个人家住在哪里,这几天又在干什么。可一问之下,郝家人竟然不知道这人的家在什么村,就知道是本地的。

  这难不住于清海,郝家可能没问林自立的家,但他以往在城里当厨师,人家不会不问,只要一打听就能问出来。

  这时候天已经大亮,他没有犹豫,说徒弟来后,让他在这里等自己,自己要去城里一趟。郝洪琛也没有跟他客气,现在一切以寻找自己闺女为重。

  于清海出发到了城里,这些饭馆酒楼他都认识,进去一打听,很容易就打听出了林自立家的村子,他记下后又返回郝家。

  可尚没有进门,就听到里面传出吵闹的声音,进去一看,发现院子里有好多人,郝洪琛气得扶着胸口呼呼喘气,对面还有几个气势汹汹的人。

民国建筑

  于清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转头看,徒弟张四妮已经回来,就用眼神询问他是怎么回事。

  张四妮到了他身边,低声说这些人是郝英杰婆家的。

  于清海非常惊诧,郝英杰婆家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郝家?他们来干什么?为什么还争吵?

  不过他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因为对方说话很不客气,嘴里尽是埋怨,意思是郝家闺女在结婚前被绑架,竟然想瞒着他们,他们现在要退婚。

  “贼人把信写给他们家了。”

  张四妮小声跟于清海解释,这让于清海更加摸不着头脑,同时也感觉更加诡异。贼人绑架结婚前的郝英杰是为了图钱,他们难道不该勒索郝家,让他们交钱吗?怎么把信写给了尚没有过门的婆家?

  郝洪琛也非常生气,他是想瞒着,因为这有关系到自己闺女的名声,可这婆家也太气人了,这般来吵闹,惟恐别人不知道。昨天深夜发生的事,他们今天早上就来闹,甚至要退婚,这是提前就不想结婚吧?

  一怒之下,郝洪琛把这婚给退了,两家闹了个不欢而散。

  婆家人要走,于清海让他们把勒索信留下,对方扔下就离开而去。

  于清海对两个孩子使眼色,两个孩子赶紧搀着父亲进屋休息,他则拿起地上的信看向张四妮。

  他派张四妮干嘛去了?是去查附近的贼人,看看是什么人昨晚干活绑架了人。

  张四妮对他轻轻摇头,表示一无所获。

  于清海也没有再问,拿着信开始看。

  信上的字歪歪扭扭,写得也非常简单,郝英杰在他们手里,拿钱赎人是上计,如果敢报案,后果就不好说了。

  把信折好放在身上后,他对张四妮招手,两人要马上赶去寻找林自立。

民国旧图:旧房子

  在路上,张四妮一脸疑惑,这帮贼人是有毛病?还是脑子出问题了?绑架人后不通知郝家,却通知了婆家,这是什么路数?难道他们以为婆家会比郝家更着急赎人?

  于清海其实也对这点疑惑不解,但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林自立,问清楚这个人最近在干嘛,昨晚又干了什么。他们要尽快找到郝英杰,如果耽搁时间过长,对她名声是绝对有损的。

  两人赶到后,很容易就找到了林自立,不过一问之下傻了眼。林自立对于郝家赶自己出来很是生气,但原因他却不说,估计是不好意思说。被赶出来后,他一直在村里,还没有出去找工作。而这几天村里有人办丧事,他在给人家帮忙,这几天晚上都一直跟别人在一起,村里好多人可以证明。

  于清海打量着这个人,有着几分狡黠,可并不像那种敢绑架人的江洋大盗,但也不能排除他在装,可如果要装的话,如何能让全村人为他做证?难不成村里人都参加了?这似乎不可能。

  本来,于清海对这个人抱了很大希望,现在希望落空,这个人没有作案时间,看着也不像有那个胆子,眼下又成了毫无线索。

  师徒二人有些气馁返回郝家,一来一回,天又要黑了,于清海感觉有些羞愧,他感觉对不住老朋友,人家找自己来,一天多了,自己一无所获,可怎么跟郝洪琛说?

民国旧图:路边饭馆

  不料到了郝家,他们又发现不对劲,下人们脸上喜气洋洋,院里不见郝家三父子。家里小姐被绑架,这帮人喜气洋洋?不等师徒二人问话,有下人就给他们报喜,说小姐跑回来了。

  两人大吃一惊,赶紧进屋,屋里郝家人都在,围着一个人,正是被绑架了近一天一夜的郝英杰。

  她脸上全是泥土,手腕上有被绑的痕迹,两眼直勾勾的,对于家里人的问话并不回答。

  这是受到了惊吓!

  于清海和张四妮长出了一口气,郝家人也非常高兴,郝志程拉着姐姐的手,一直劝姐姐不要害怕,这都到家了,以后再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好长时间后,郝英杰终于缓过神来,她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晚上她跟家人说过话后回房要睡觉,但刚躺下就听到屋里有动静,刚要起身查看,一只手突然就捂住了她的嘴,后面的事她就不太清楚了,等再次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处破屋子里,屋里有几尊怒目的金刚,应该是个破庙。

  她被绳子牢牢绑在一根木头柱子上,有几个黑衣人在另一边商量着什么,什么怎么分钱,拿到钱后要把她杀了什么的。她非常害怕,知道自己是遭遇了贼人,可自己被绑着插翅难逃,这帮人不仅要钱,还准备着杀人。

  过了一阵,有人写了一张纸条,说要送出去。

  有人去送钱,其它几个人开始吃喝。到了下午,这帮人不知道干嘛去了,一直没有出现,她用力挣扎,绑着她的绳子松动后,她将手抽出来一路逃回了家。

  郝洪琛非常开心,好样的,好闺女,遇到这种事还能自己逃回来,真不亏是他的闺女。不过,他老婆倒是没有这么兴奋,只是担心看着女儿。

  说完后的郝英杰说想要换衣服,郝洪琛点头同意,她起身去自己的闺房换衣服而去。

  于清海当然替郝家高兴,可是他老是感觉这里面不对劲,具体什么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正在思索时,郝英杰母亲突然猛拍眉头:“不好,她怕是会寻短见,快点去她房间。”

  她刚喊出,张四妮已经一窜而起,几步到了门外,大步向郝英杰房间而去,距离门子还有近两米远他就跳了起来,一脚踢在门上,门被踢坏而开,里面的郝英杰正拿着一把剪刀向自己刺去。

民国旧图:劳动

  Ⅲ:真相

  进入房间的张四妮一把夺过了郝英杰手中的剪刀,后面的人都惊呆了,她好不容易逃了回来,为什么要自杀?难道她知道被婆家退了婚?感觉没脸见人才自杀?

  可是,她刚回来,怎么会知道?谁能告诉她?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她被人祸害了!

  郝洪琛感觉自己有些站不住,老婆过去拉着闺女的手哭了起来。

  于清海在一边叹息,发生这种事,他劝也没法劝。刚才他也感觉郝英杰状态不对,也幸亏当娘的了解女儿,想起她可能寻短见,张四妮再晚一步,郝家这个闺女就会自杀成功。

  老二郝志程在姐姐房间里团团转:“姐你这是干啥?你这是干啥?你好不容易逃了回来,你这是要干啥?他们退婚怕啥?咱们愁嫁吗?他们退婚是他们没福气,他们不退,咱也不嫁给他了。”

  他毕竟还小,并不知道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仍然认为姐姐是为退婚而羞愧。

  郝洪琛突然一摆手:“英杰,你这就不对了,怕什么?以后想嫁就嫁,不想嫁爹养着你,爹死了还有你哥,你怕什么?还不活人了?”

  郝英杰呜呜哭了起来,但就是一句话也不说。

  见郝家人一直在劝郝英杰,于清海和张四妮去了郝英杰说的地方,这地方果然是个破庙,里面一根柱子上有绑的痕迹,边上还扔着绳子,另外的地方还扔着乱七八糟吃的东西,并没有见到贼人,想来是他们发现郝英杰逃跑后也已经潜逃,再想抓有点不可能。

  郝家的意思是这事就算了,不要再声张。于清海也没有办法,人家要求这样,他不能一直揪着,因为他知道郝洪琛是为了面子以及闺女的名声,吞下了这口窝囊气。

  事情就这么过去,郝英杰被绑架案实际上并没有破,因为是她本人逃回来的,她被绑架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没有说全,别人也不敢再问,不过她要自杀,明显是发生了极坏的事。

  虽然郝洪琛极力隐瞒,可本来要初八结婚,突然退婚,大家的猜测不会停止,慢慢就传出了郝英杰婚前曾被贼人绑架的事。

民国旧图:拉脚

  这对一个女孩子名声来说有很大影响,于清海和张四妮当然不会向外面说郝英杰逃回家后曾经自杀的事,如果传出去,郝英杰只怕会再次自杀,师徒二人也没要郝家的感谢,贼人没被抓住,他们并没有破案。

  三年之后,郝家发来请帖,是结婚喜帖,郝英杰和陈保峰结婚。于清海并不意外,陈保峰不是郝洪琛的儿子,其实也跟儿子差不多,郝洪琛这个人重情义,当年在天津的账房去世,留下这么个孩子,他一直都养着,还把家里生意交给他做。

  现在郝英杰背上了不好的名声,两人亲上加亲,从以前的没名分变成了郝家的女婿,这也算是好事一件。

  于清海和张四妮高兴去参加了二人的婚礼,婚礼结束后,郝洪琛非常高兴,他指着婚礼上的字帖跟于清海说这全是他闺女写的,闺女能左右开弓。于清海由衷高兴,一年多的时间,老友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最重要的是郝英杰也走了出来。

腊月初六结婚好吗(民国农村探案)-第3张图片

  正在笑的于清海突然愣住,他转头看张四妮问:“之前咱们在英杰房间中发现个手绢你记得吗?”

  张四妮端着酒一饮而尽点头:“记得,上面角落里绣了一些奇怪的线条。”

  于清海呆呆看着他,半天后摇头叹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手段,两个孩子好手段。”

民国婚书

  张四妮茫然不解,于清海带着他去见新婚两口子,陈保峰和郝英杰对着点头喊叔,于清海看了看四周,也没有别人,他看着两个孩子苦笑:“别瞒叔了,你们是提前就好上了吧?绑架当晚,陈保峰进过你房间,把你送他的手绢落在了你房间里,那是你绣的,上面有奇怪的线条,其实是山峰。”

  陈保峰和郝英杰大吃一惊,于清海又说:“我一直奇怪,贼人绑架你后,不跟你家人要赎金,却跟婆家要,原来目的就是为了让退婚。那纸条上的字,也是你用左手写的吧?哪里有什么贼人?是保峰的几个朋友吧?为了达到目的,你回来后甚至用自杀来引导我们,其目的是为了让我们觉得你被祸害了,你就不想想这对你的名声来说意味着什么?”

  郝英杰和陈保峰低下了头,郝英杰红了眼眶,事已至此,她再不隐瞒,对于清海说了真相;

  没有绑架,那是她和陈保峰共同做出来的。

  她喜欢陈保峰,陈保峰也喜欢她,可是爹不同意,爹并不是嫌贫爱富,要不然他也不一会一直养着陈保峰,而是他感觉陈保峰被自己养大,那就跟自己的儿子差不多,所以女儿不能嫁给他。

  他就这样犟,谁说也没用。

  后来把女儿订给了别人,眼看都要结婚了,郝英杰没有办法,就跟陈保峰商量出来了婚前被贼人绑架的方法。

  当晚,陈保峰的几个朋友藏在她房间中,等大家商量完事后,他们就动手,本来想悄悄带走后写信,不料惊动了失眠的郝洪琛,他起身追,一个人拿着刀做样子,陈保峰吓坏了,怕这人伤到郝洪琛,所以挡了一下,使自己受了伤。

结婚行礼

  也恰恰是这伤,使于清海并没有怀疑他。

  这些人带走郝英杰后,郝英杰用左手写了勒索信,让人交给婆家,目的当然就是为了退婚。婆家接到信果然勃然大怒,来郝家闹事,这婚还是退了。

  目的达到后,郝英杰就“逃”了回来,逃回来后,她怕父亲仍然还会坚持把自己嫁给别人,所以就一直观察着外面,看到张四妮冲向自己的闺房后,她拿着剪刀佯装自杀。她的目的是为了让爹和娘知道,自己被贼人给祸害了,所以自己才要自杀。

  郝洪琛两口子当了真,后来外面也有传言,虽然说要养闺女一辈子,但郝洪琛又怎么能让闺女一辈子不嫁?正好陈保峰和闺女原本就有意,他就睁只眼闭只眼同意了这件事。

  两人这才完婚。

  于清海盯着她良久,郝英杰非常害怕:“叔,不要告诉爹好吗?”

  于清海还是盯着她,为了嫁给陈保峰,她竟然不惜毁掉自己的清名?郝英杰看他不说话,自己越来越担心,正在这时,于清海对她伸出了大拇指:“大侄女,你好样的,你们年轻人好手段,叔服了,叔服了!好好过你们的日子!”

  话说完,他带着张四妮接着去开心喝酒,这案子终究还是破了,但仅限于他心里,他们师徒不会告诉任何人,这是他们和郝英杰两口子的秘密!

  诸位,您可能不能理解郝英杰为什么要这样做,可在那样的时代,她没有别的好办法,在那个爹娘做主嫁人的时代,她如果直接不嫁,那是会出大事的。

  万般无奈的她,想出了这么个主意,最终也成功了,这当然是好事一件。

  也恰恰本身就是她在中间设计,所以于清海他们根本就破不了案,因为这原本就是一桩假绑架案。

  于清海最后没有说出来,这也符合他的性格,一对新人使用了不太好的手段,其目的是为了能够在一起,最终他们也实现了这个目的,这是你情我愿的事,他为什么要说出去?凭什么说出去?

  他们查案子,见多了谋杀和奸诈,能有这样一对年轻人,对他们来说也是感动,对于美好的事,为什么要点破呢?您说是不是?

 

 (本文由黑嫂原创首发!)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