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合婚免费查询(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未来八字网 9 0

大家好,我是梨白,一枚历史和写作萌新爱好者,欢迎关注哦~本文为原创,盗文必究!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女婿向大家走来了!大宋的翁婿天团终于来了!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原来这些宋朝的名臣竟然是翁婿关系,真的是太出乎意料了。

之前的文章中梨白就向大家介绍过宋朝的“榜下捉婿”习俗,说的是科举考试发榜日当天,家中有待嫁女的巨贾乡绅之家甚至官宦之家,在榜下争先恐后“挑选”进士及第的士子做女婿。

其实也反应了当时的一种文化和社会现象,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乡绅巨贾之家渴望通过婚姻关系能够得到阶级地位的提升。

相比于乡绅巨贾们的闻“榜”而动,官宦之家要淡定很多,因为他们才是新科进士们更好的选择。有钱虽然很重要,但有一个可以在官场上点拨和助力自己的岳家,这可是钱买不到的,于是也出现了新科进士和官宦之家联姻的现象。

当然有助力的元素在,但也有互相选择的成分,这其中也有岳父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女婿越看岳父越看越尊重!快来让我们看看谁和谁和翁婿关系吧!

2020年热播电视剧《清平乐》中有这么一幕情景,晏殊和范仲淹对面而坐,晏殊询问范仲淹富弼是否婚配。范仲淹莞尔一笑说“没有”,晏殊就将自己的女儿带了出来,范仲淹就知道了晏殊这是想让自己撮合富弼和晏家女儿的亲事。

这段情节出自《宋史》,富弼的母亲刚怀孕的时候,就梦到旌旗鹤雁降落在了她家庭院之中,之后生了富弼。

宋仁宗朝恢复制科之后,范仲淹就和富弼说,“你可以通过这个途径入仕”。然后富弼就通过举茂材异的方式入了仕。从这我们可以知道晏殊是在富弼还没有进入仕途的时候便将女儿嫁给了他,可见晏殊是多么地欣赏富弼。

晏殊和富弼这对翁婿曾先后做了北宋的宰相,他们都曾经是宋仁宗一朝的名臣。天圣九年的时候,晏殊升任三司使,后任枢密副使,还没就职时又在明道元年改拜参知政事,加尚书左丞。

在宋朝,参知政事就是副宰相,和宰相一起在政事堂议事,其实这时晏殊已经进入宋朝的权力中心了。

宋朝为了牵制宰相的权力,设立了两府三司。康定元年,晏殊被迁知枢密院事,同年九月加检校太傅,正式担任枢密使,后加拜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枢密使的权力等同宰相,且两者互相牵制。

庆历二年三月,晏殊以刑部尚书、集贤殿大学士、枢密使兼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正式成为宰相。

晏殊的女婿富弼和老岳父的仕途其实是有交集的。明道二年,富弼就李元昊反叛建立西夏政权上疏八件举措,并请求斩杀西夏来使。

康定元年,也就是晏殊拜枢密使那年,朝廷禁止大臣们越级上疏言事。当年发生日食,契丹使臣在宋,富弼认为日食当天应该取消契丹使臣的酒宴,只在别馆提供餐食。

富弼认为如果朝廷没有提前做这件事情反倒让契丹人做了这件事件就是对朝廷的羞辱,结果宰臣们认为不提供酒宴不符合来使规矩,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之后,契丹使臣主动撤下了酒宴,让宋仁宗很后悔没有采纳富弼的建议。

富弼再评论日食,认为与其极力应对天象还不如广开言路,使下情畅通,而不是禁止大臣越级上疏,宋仁宗便采纳了他的建议。我们可以看出这时的富弼在老丈人担任要职时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了。

庆历二年,晏殊正式成为宰相,富弼担任知制诰。契丹在边境营造出大兵南下的气势,派出使臣想要关南的土地,富弼担任了应答契丹使臣的任务,他对宋仁宗说:“人主忧虑臣下耻辱,臣下不敢贪生怕死”,宋仁宗大为感动。

富弼应对使者游刃有余,最后出使契丹,以三寸不烂之舌从澶渊之盟说到防御西夏,将辽兴宗说得晕头转向,只觉得自己要土地是破坏了和大宋兄弟的情谊。

富弼回绝了辽兴宗的和亲的意见,直接提出拿钱了事。回到宋廷之后,宋仁宗也认为拿钱了事最好,便让富弼带着国书盟约和口传之词再次前往辽国。

途中,富弼发现了国书少了约束辽国的三项条例,要知道约束辽国就是对大宋有利!这事主要是吕夷简负责,而富弼素来与吕夷简不睦。富弼迅速差人回宋廷要求加上,且认定吕夷简这是在公报私仇,拿着国事将他置于死地。

宋仁宗看了富弼的来信之后迅速把吕夷简、晏殊等大臣喊来,吕夷简很从容地说:“此误耳,当改正”。

晏殊估计觉得女婿说的话太直,得罪了吕夷简,又想着吕夷简和他都是同事,就道:“夷简决不为此,直恐误耳。”

面对吕夷简的答案和晏殊为吕夷简的辩解,富弼大怒,也不管什么老丈人不老丈人了,直接骂道:“殊奸邪,党夷简以欺陛下!”是的,他直接给老丈人骂成了奸邪,且给老丈人晏殊定性为吕夷简的同党!

到了辽国之后辽兴宗和富弼又围绕着加岁币一事的书面表达方式展开激烈讨论,辽兴宗认为应该是“献”,再不济也是“纳”。大家其实从这两个字就能看出辽对于和大宋之间关系的认知,他们认为大宋是怕他们南下打过去才愿意献上钱帛的,在他们看来大宋是弱势一方。

富弼据理力争,并且将此争议反馈到了宋廷,他希望宋仁宗能够据理力争,从而让辽清醒认知双方是友好邻邦关系,得到的结果是宋廷采用了“纳”字,据说这是晏殊等人商讨决定的。

从对国书的遗漏和用词来看,晏殊和富弼这对翁婿对外交问题是有不同看法的。很明显富弼对于大辽和西夏一直都是强势的态度,晏殊的态度隐约有点怀柔意思,这从之后他俩对西夏的问题也能看出一二。

因为出使大辽,宋仁宗加了富弼的官职,富弼坚决不受,他表示,自己出使大辽是臣子的本分,是为国为君为民应该做的,还表示如果不是因为西夏虎视眈眈,他也不会提出拿钱解决辽兴宗。

庆历三年,富弼被宋仁宗任命为枢密副使,富弼坚决辞谢,宋仁宗只得将其改为资政殿学士兼侍读学士。

在得知宋仁宗要提拔女婿做枢密副使时,晏殊也上疏了,为了避嫌,请辞身上关于枢密院的一切兼职,宋仁宗坚决挽留,由此我们也能看出宋仁宗对晏殊、富弼翁婿的信任。

几个月之后,富弼又被委任枢密副使,宋仁宗让宰相告知富弼,这是朝廷任命,不是因为他出使辽国的功劳,富弼才接受任命。不得不说,富弼这个人真的是很耿直,相比于已经在官场浸染了很多年的老丈人,他还是个热血青年。

至和二年,晏殊因病去世,曾经因为躲避夏竦泼“污水”的富弼诏令授职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成为宰相。

晏殊、富弼这对翁婿关系,颇有点相爱相杀的意思,一方面晏殊因为看重富弼的才能在其还没有出仕的时候便将女儿嫁给了他;另一方面晏殊也给自己找了一个连自己都敢“骂”的女婿。当然,梨白认为,以晏殊的玲珑心可能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婿是什么样的人了,依然把女儿嫁给富弼,只能说晏殊认为富弼的才能和前途胜与“骂老丈人”这种事情。

不得不承认,晏殊确实是一个很会找女婿的人,他的另一个女婿杨察同样是个人才!《宋史》记载,杨察“美风仪”,长得好看,七岁的时候才会说话,文采却是斐然,是景祐元年的榜眼。

杨察和连襟富弼一样,都做过知制诰,就是给皇帝起草一些文书。在制诰时,“初若不用意,及稿成,皆雅致有体,当世称之”,就是不怎么动脑子思考,稿子就成了,且还雅致得当,这才华惊掉了世人的下巴。

杨察的仕途一步一个脚印,和他连襟富弼一样的是,他也很耿直,一言不合就怼人,曾经多次怼宰相陈执中。

相比于宰相岳丈晏殊和姐夫富弼,杨察的官位也不差,他曾拜户部侍郎,充三司使。三司使相当于现在的财政部部长,由此可以看出晏殊当官虽然不怎么激进,挑女婿却是非常有眼光!

三元合婚免费查询(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第1张图片

晏殊、富弼、杨察家的翁婿关系“大剧”结束了吗?

当然没有,在晏殊的考察下,富弼和杨察都那么优秀,那挑选女婿肯定也得到了老丈人晏殊的真传。

梨白曾经在上一篇文章中就曾经提及冯京,此人是宋朝最后一位三元及第的状元,三元及第的意思就是乡试、会试、殿试都是第一,据查证,在我国古代历史上三元及第的人不超过二十人,由此可见冯京的优秀!

为什么要提起冯京呢?因为这么优秀的人是富弼的女婿!富弼为女儿挑选冯京做女婿的路那可是一波有几折,他的“对手”是电视剧《清平乐》中宋仁宗百般宠爱的张贵妃的叔父张尧佐。

冯京三元及第之后,张尧佐直接把人给“绑”回了家,又是那张贵妃“吓唬”冯京,又是摆出女儿丰厚的嫁妆,冯京拒绝了,然后成为了富弼的女婿。

从这我们可以看出,富弼和冯京的翁婿关系也是双向选择,富弼像晏殊一样看上了女婿冯京的才能和前途;冯京拒绝了背景硬,名声不咋地张尧佐家,选择了为官公正的富弼,绝对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女婿也很满意啊!

仁宗朝,冯京也做了知制诰,那个时候富弼在朝中担任要职,他为了避嫌请求出京,做了扬州知州,后来被召回做了翰林学士,知开封,足见宋仁宗对他的看重。

富弼没有看错冯京,他曾和老丈人富弼一样官拜枢密副使、参知政事,后因反对王安石变法被罢黜出京

之后宋神宗曾召他回京拜枢密使,他以生病为由婉拒,做了观文殿学士、知河阳府;宋哲宗一朝,司马光等人也极力推荐他为枢密使,他也以生病为由拒绝。宋哲宗任命他为太一宫使兼侍讲,改宣徽南院使,以太子少师之职致仕。

总体而言,冯京在年轻的时候和老丈人富弼一样有什么一定要说什么,他曾经因为变法的事情和王安石辩论了几百回合。出京之后,他在地方也干了很多实事,却似看清了一些问题,多次拒绝回到权力中心,也正因为如此,他是反对王安石变法的人中为数不多得到善终的一位。

说完了晏殊、富弼、杨察、冯京三代翁婿关系,我们再来说说同样眼光不错的薛奎,这也是一位非常有眼光的老丈人。

欧阳修年轻的时候到底有多狂妄,我们从电视剧《清平乐》以及他的诗词中就能窥见一二。

《宋史》记载,他受到胥偃保举,就试于国子监,当年在广文馆试、国学解试都得了第一名,成为监元和解元;第二年,他又在礼部省试中再获第一,成为省元;此时的欧阳修已经在汴京名声在外了。

天圣八年,欧阳修参加了宋仁宗主持的殿试。在考试之前,他还做了身新衣服给自己,就等着得了状元穿,却不曾想被同窗王拱辰给穿了,还笑着说“穿了状元郎的衣服”。

宋仁宗和大臣们早就对年轻气盛,放荡不羁的欧阳修有所耳闻,为了能够促使他成才,搓搓他的锐气,他并未获得状元,而是唱名十四,二甲进士及第。这话谁传出来的呢?他的同乡前辈以及主考官晏殊传出来的。

最戏剧化的一幕不是欧阳修没有考中状元,而是穿了他那件“状元袍”的王拱辰成为了当年的状元。

宋朝有榜下捉婿一说,其实官宦人家在考试之前就开始押宝了。欧阳修进士及第之后,便被当时任参知政事的薛奎给盯上了,想把女儿嫁给他。

不巧的是,薛奎晚了一步,欧阳修已经被他的恩师胥偃给“预定”了。大家没看错,胥偃就是推荐欧阳修就读国子监的那位,他同样是北宋名臣。

胥偃自己考试的时候就是举进士甲科,曾经也多次担任要职。累迁尚书刑部员外郎,遂知制诰,迁工部郎中,入翰林为学士,权知开封府。咱们现在高考封名字的做法要是追根究底,还是胥偃发明的。

薛奎没抢到欧阳修,转而抢到了王拱辰。薛奎在抢女婿方面是有优势的,不是说他手段有多多,而是因为他有“资源”,家有五朵金花!

欧阳修娶了恩师胥偃之女胥氏,却好景不长,胥氏早早就去世了。也许是命运天注定,薛奎还是把自己的四女儿嫁给了欧阳修,王拱辰娶的是他的三女儿。

不久后,王拱辰的妻子也去世了,薛奎又将自己的五个女儿嫁给了王拱辰。王拱辰和欧阳修在政见上很不同,素有嫌隙,欧阳修又是个毒舌,很看不上老丈人连嫁两女拉拢王拱辰的行为,还做了一首诗讽刺这件事件,“旧女婿为新女婿,大姨夫作小姨夫”

欧阳修的老丈人薛奎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当年刘太后想穿逾制的衮服祭祀太庙,就是他出言力劝,也因此他是唯一一位刘太后去世后还得到宋仁宗重用的大臣。薛奎找了欧阳修和王拱辰,只能说给自己找了一对冤家做女婿,因为这两位女婿真的是天天斗得像乌眼鸡一样。

欧阳修到底有多优秀梨白就不多说了,也曾经官拜参知政事,他在后世的成就主要在于大文豪的身份,很多人认为之后苏轼就是从他手中接下了北宋文坛的领袖地位。

三元合婚免费查询(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第2张图片

薛奎的三、五女婿王拱辰也不差,他和欧阳修最大的分歧在于庆历新政,也就是范仲淹的变法,他同样是个优秀的男同学,曾经拜三司使,国家财政部部长。

说到王拱辰,我们就不得不说说另一对翁婿了,杜衍和苏舜钦,这两位也曾经多次出现在梨白的文中。

杜衍是谁呢?

杜衍是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的进士,真宗一朝,他以善于治狱闻名。宋仁宗上位之后,他先后历任御史中丞、知审官院、知永兴军、枢密使,在庆历四年拜同平章事。

庆历四年在历史上是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年份,这一年宋仁宗启用范仲淹实行庆历新政,杜衍便是其中的领军人物,他既是范仲淹的领导,也是范仲淹强有力的支持者。

薛奎的好女婿,欧阳修的好连襟王拱辰时任御史中丞,他是庆历新政的反对者,便开始想着法子“对付”变法派。

王拱辰选择打击变法派是从打击杜衍的女婿苏舜钦开始的。苏舜钦也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他的祖父苏易简曾经是宋太宗一朝的状元,曾经官拜参知政事。苏舜钦的父亲苏耆也是北宋名臣,而苏舜钦的外祖父,苏耆的老丈人则是宋真宗时期名相王旦!

苏舜钦那简直就是含着金钥匙出身的,最主要的是人家也有才华,考中进士之后历任蒙山县令、大理评事等职位。

范仲淹变法初期,苏舜钦被范仲淹举荐给了宋仁宗,被任职为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苏舜钦,字子美,因为家世好,所以性格明亮、爽利,很多小伙伴在看了《清平乐》之后,评价其“天真烂漫”。

《清平乐》中曾经提及一典故,苏舜钦“读书佐酒”。苏舜钦在岳父杜衍家时,每到黄昏时刻,一边读书,一边饮酒。杜衍因为此事很好奇,便找人去查看,结果发现他在读《汉书》张良传,每每读到张良的人生转折,不管是悲欢离合苏舜钦都会喝上一大杯酒,俨然是将自己置于书中。

听了此事的杜衍哈哈大笑,表示有这样的下酒文章,一斗不算多!可坏也坏在了这“喝酒”上进奏院祭神,苏舜钦等人按照惯例,把所拆奏封的废纸卖了招歌伎换酒喝了,说白了就是拿着公家废纸卖破烂儿了。

本来是一件经常发生的小事,却被就等着改革派犯事的王拱辰说成了监守自盗,然后苏舜钦以及当天喝酒的朋友们就成了历史上第一批因为卖破烂儿被贬为庶民的官员。

王拱辰做这件事件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想要打击的是支持范仲淹变法的杜衍。杜衍被打击到了吗?前有丁度,后有王拱辰,杜衍确实被打击到了。

又加上庆历新政实施之后受到了很多攻击,宋仁宗是不想“背锅”的,实施新政的范仲淹、富弼、韩琦等人就受到了攻击,还被说成朋党。范仲淹、富弼等人被罢出京,杜衍上疏为他们二人辩解,也被攻击,最终罢相,只做了一百二十日的宰相。

三元合婚免费查询(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第3张图片

苏舜钦成为庶民之后,隐居苏州城南,以“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明志,修建沧浪亭,并写下至今闻名的《沧浪亭记》。

可悲的是,杜衍白发人送黑发人,庆历八年,宋仁宗委任苏舜钦为湖州长史,他未上任便病逝了。庆历七年,杜衍以太子少师致仕,闲居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后进封为祁国公。

梨白叨叨叨

不得不说,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们熟知的很多北宋名臣居然是翁婿关系!自古以来,我们国家缔结两姓之好便讲究个门当户对,上述的几对翁婿关系中确实也有这个原则的践行者,像是苏舜钦的父亲苏耆娶的就是北宋名相王旦的女儿,苏耆的父亲同样是北宋名相苏易简,绝对的门当户对。

但就上述关系来看,老丈人们挑选女婿们时更看重女婿们的才华和前途,比如晏殊在富弼还没中进士之前便将女儿嫁给了他,那是因为他认为富弼的才华以后绝对会有大成就!

再或者薛奎为什么一抢欧阳修做女婿不成之后,在欧阳修妻子去世之后还是把女儿嫁给了他也是觉得欧阳修有才华,有前途,他把两个女儿嫁给王拱辰也是这个道理!

老丈人在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的同时,女婿也在“观察”老丈人,冯京放弃了备受宋仁宗宠爱的张贵妃的母家就是如此,在他看人老丈人富弼的官声和名声是自己欣赏和崇拜的。

老丈人和女婿们因为相互欣赏走到了一起,却并不代表着他们在朝廷中就能和谐相处。宋朝是一个重文抑武的朝代,文臣们的各个个性鲜明,很多人做官的目的就是实现自己为国、为君、为民的抱负,在抱负面前,老丈人也不能成为绊脚石,富弼就是这其中的代表。

当然,也有翁婿志趣相投的,比如杜衍和苏舜钦,他们在政治上都倾向支持庆历新政。事情没有因为他们志向相同而有个皆大欢喜的结果,苏舜钦因为“喝酒”成了老丈人的绊脚石,老丈人虽不全因为他而被罢相,却也有他的关系,最后落了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下场!

“北宋名臣翁婿图鉴”就给大家介绍到这里了,关于他们,大家有什么精彩言论赶快和梨白在评论区相见吧!期待大家的转赞评!

(文中所有图片来自网络,如涉侵权,请联系删除,万分感谢!)

参考书籍:

《宋史》

《续资治通鉴》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