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年属猴一生有几次婚姻男(火出圈的大厂相亲文档)

未来八字网 21 0

图片与本文人物无关

本文章为“一条”原创,未经允许不得删改、盗用至任何平台,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两周前的一个下午,

正在格子间摸鱼的大厂人,

突然收到了同一份神秘链接

——“大厂er相亲文档”。

在这个长期作为办公软件的共享文档里,

为婚恋问题焦虑了太久的年轻人,

突然看到了脱单的希望。

最初,这只是一个大厂实习生

为朋友脱单所做的微小努力,

但是很快,一个想象中

“人均双一流、年入几十万”的社群样本

出现在我们面前。

截至11月9日,已有20多万人浏览了这份在线相亲文档

表格里,学历、公司、收入、颜值,

几乎都是必填项。

“QS前30”与“类中科院”哪个学历高?

“等公司上市”和“等家里拆迁”谁的条件好?

“颜值天花板”配“野生明星脸”还是“校草”?

原来人民公园相亲的尽头,竟然是拉Excel表。

这些企及世俗条件天花板的大厂人,

究竟有什么婚恋烦恼?

图片与本文人物无关

我们采访了文档的发起者,

以及多位参与文档的互联网青年,

试图把“大厂婚恋焦虑”这个过分“粗暴”的标签,

重新还原成真实的个人体验和共同困局:

从“把长得好看写上去就很有用”的小计策,

到“姐姐有面包,我只要爱情”的价值追求,

年轻人在不断的尝试和碰撞中,

反思对两性关系和婚姻的需求。

编辑 严奕 责编 倪楚娇

“大厂文档相亲”的走红,

只需要2小时

11月2日下午2点,一只大猴意识到自己创建的“大厂er相亲文档”真的火了,“最多的时候有900多人共同在线”。

那天之前,他还是个忙着找工作的应届大厂实习生。做一个解决实际供需问题的互联网观察者,是他想要做的尝试。

“大家越来越习惯于把信息上传到云端了。”

在线文档诞生后的两个小时里,这个互联网新人的一点努力,马上得到了热情的回馈。大厂摸鱼人纷纷把它扔进了一个个私人聊天群里。

于是,裂变变得容易。截至11月9日我们采访一只大猴时,已经有20多万人浏览了这份文档。

这群最懂“互联”的青年人身上,又一次验证了人与人、人与信息、信息与信息之间,朴素“互联”概念的强大力量。

图片与本文人物无关

打开这张在线文档,就像是打开了当代毕业生梦想中年入百万的未来。二三十万是基准线,年入千万的也零星可见。

当看客们多少怀疑表单信息的真实性时,发起者一只大猴表示,就他的行业观察来看,这样的收入水平,与年龄、职务还是大致匹配的。

在填写了资料的几千人身上,我们不难总结出这样的共同点:

95后为主;

92年属猴一生有几次婚姻男(火出圈的大厂相亲文档)-第1张图片

年入20-50w居多;

普本到海硕不等;

大都从家乡来北上广深工作;

颜值水平主要靠文字发挥;

兴趣相仿、志同道合是提及最多的期望。

既然文档的篇幅有限,这些聪明的头脑必将尽力发挥自己在大厂练就的PPT划重点功力:

“一根网线宅一天,一场live噪一天”;

“一直深入学习西方神秘学”;

“我是富婆,御萝双休”;

“和星黛露一样可爱”;

“很会理财”。

大厂青年主动给自己贴上了这样的评价,而要成为他们理想中的对象则需要:

“话痨沙雕”;

“看得了杨笠”;

“会哭会闹会笑”;

“必须喜欢可口可乐”;

“180以上,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能去啃牛排也能去沙县大酒店”;

“喜欢会喷香水的男孩子,答应我,男孩子也要香香的好吗?”

找对象和看热闹的大厂人在狂欢,一只大猴却始终保持着冷静,让没时间社交的大厂人连接到一起是他的初衷,但除此之外他还说:

“让所有人通过一个文档就能结婚,我觉得这也是不太现实的。恋爱没有那么容易,后面的故事还需要更多线下社交的沉淀。”

图片与本文人物无关

身在大厂,

确实让脱单更难了。

肖绿 女 98年

互联网游戏发行 现居上海

92年属猴一生有几次婚姻男(火出圈的大厂相亲文档)-第2张图片

“用手机谈恋爱的话,没有共同爱好是很难的。”

“我首先就在上面写,我没车、没房、没户口。”

相较于自觉不自觉地美化个人信息,23岁的肖绿更倾向于直接亮出别人关心的底线,省去相互推挡的过程。

肖绿在互联网行业做一份游戏发行的工作,她希望未来的对象可以和她一起玩游戏。

“我其实还挺忙的。对我们来说,谈恋爱更多地是用手机沟通,要是没有共同爱好或者话题,会更难维系感情。”

所以肖绿把自己最近常玩的游戏,都填到了在线文档上。

“大多数人加我的都是来开黑的,当然有很真诚的大哥加上我是为了相亲。”但她觉得,这位诚心相亲的大哥,一上来就粘贴了一份基本资料,更像是广撒网的表现。

肖绿目前最喜欢的游戏Apex Legends里的炸蛛机器人

在大厂工作了几年、跳过几次槽之后,互联网行业相似的评价体系和结构,在肖绿眼中变得透明起来,她坦言,自己多少会在心里偷偷形成一点鄙视链。

“这个人的薪资,如果比他这个阶段应该拿到的低的话,就会在心里有一个判断。”

92年属猴一生有几次婚姻男(火出圈的大厂相亲文档)-第3张图片

她认同大厂现在卷得厉害的说法,一些高级人才,不仅对自己的生活标准很高,对别人的要求也很高,找到对象的几率自然就低了。

另一方面,“女性向上择偶,男性向下择偶”的传统模式,在互联网环境中也并没有被打破。

肖绿自己不愿走入这样的刻板期待:“我不想找一个比我(经济水平)好很多的,比如之前那个大哥,他的年收入是我的5倍,我就觉得太多了。”

收入水平可能导致的婚后家庭地位,和话语权的落差,是她不想继续聊下去的主要原因。

肖绿提供的猫片

肖绿的妈妈,对互联网的生态更是持怀疑态度:“我妈总觉得互联网干不到退休,就应该找一个公务员、教师那种稳定的对象。”

但肖绿感觉到,互联网人接触到的东西可能比别人更多,如果对象是一个传统行业的人,会觉得有点无趣。

“我是98年的,别人可能会说,才几岁怎么这么着急。但是我们家比较特殊,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我觉得我妈挺辛苦的。”

她为脱单做过的最努力的是在朋友的撺掇下,[email protected],但这种挂出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的形式,还是不适合她。

经历过各种尝试之后,肖绿总结现在婚恋态度为:“反正万一有机会找到自己喜欢的,还是去试一下吧。”

图片与本文人物无关

文档相亲或许找不到对象,

但一定能看出大厂人的择偶标准

西柚 女 92年

一线大厂产品经理 现居杭州

“把长得好看写上去,就很有用。”

“我看一下,大概有50个人来加我。”

这样的数据背后,是西柚的一点巧思。“把长得好看写上去就很有用,事实证明就是这样。”

但西柚并不把如此有效的交友,完全归功于这点小机灵,她觉得大多数人还是因为她的自我介绍而来,因为她写得真诚,不是那种哗众取宠写着玩的心态。

“加的人我都会通过,真正聊天的可能只有一小半,能聊下去的就只有两三个人。”

她把前来交友的破冰方式分成三类,一种是直接要照片的,第二种会发很长的自我介绍,还有一类就是“挤牙膏”。

那几个能聊下去的是切中共同爱好,发来了K歌平台上的演唱,才有了持续的话题。

男生爱干净是她最看重的一点,她觉得自己能从这简单的三个字中,看到更多的品质和生活习惯。

“爱干净意味着他会收拾自己、收拾家里、会做家务,可能很会做饭。”忙碌的互联网行业中,这样的特质可能更难得。”

西柚留下的背影

如此“透视”之下,西柚有了一套独特的筛选逻辑。

那些在要求一栏里填了“希望对方温柔善良”的人,就会被她自动过滤掉,因为她觉得,“这样的人可能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是觉得会是好的品质”。

“他喜欢那样的女孩做妻子,是不是有可能代表他只想被照顾,不想付出,不想承担责任?”

在被问到“女性的婚恋压力主要是哪方面压力”时,她认为,对女性来说经济才是最大的焦虑。

目前西柚的年收入在20-30W之间,大厂的工作并没有缓解她心里的压力,因为未来的不确定性一直都存在。

“我会非常害怕,结婚之后如果我哪一天觉得不幸福,想终止婚姻,如果我的经济能力不足以支撑我离婚后的生活,离不成婚,难道我要过那种忍气吞声的日子吗?”

从一两年前开始,西柚产生了一些婚恋焦虑,但她对婚姻还没有特别大的期待:“如果说碰到的人还是不行,可能过5年都不会结婚。”

楚辛的工位

楚辛 男 95年

腾讯主播运营 现居深圳

“我的要求没有那么高。”

楚辛向我们表示:“我其实要求没有那么高的。”

最先吸引到他的,是一位评价自己为“穿搭达人”的网友。

“我在穿搭方面其实不太好,所以我觉得就算不能跟她处对象什么的,还可以学习一下穿搭技巧。”楚辛想得很长远,可惜这位达人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于是他也填上了自己的信息。“我比较喜欢那种安稳点,生活不要太复杂的,”楚辛觉得自己要求不高,但依然没人主动联系他,“可能是同时涌入的的信息实在太多了。”

“然后我就加了很多同城群,谁要加进来,我就去拉他们,就这样加了一堆人。”

图片与本文人物无关

目的越是明确,就越能很快判定,是不是有继续聊下去的必要。

身高、年龄、城市、作息、是否接受婚前同居……甚至是星座,都可能成为阻碍进一步了解的一道道门槛。

尽管一再强调条件都是次要的,楚辛还是给出了一些标准:“因为我比较瘦,不能找个胖子吧;年龄的话,五岁以内都还可以接受;身高太高了,我可能跟她也不太合适。”

他还专门提到不想要“懒”的女生:“我之前遇到一个女生,天天放假都待在家,喊不动。”

传统相亲方式和相亲APP帮不上楚辛的忙,注册繁琐、流程冗长、信息虚假、收费混乱,还无法及时联系到本人,对最缺时间的互联网人来说,都是阻碍。

楚辛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工作上,但他不希望在工作环境中找对象。

“我是做主播运营的,也不能和主播谈恋爱啊,对吧?然后就没什么人了。除了工作外,周末和放假就很难接触了异性了”。

在湖北老家,楚辛已经有一套房子,因此他对深圳没有非留不可的坚持:“我现在还好,28、29岁估计就有压力了。”

图片与本文人物无关

婚恋焦虑,
是被创造的焦虑吗?

从这群刚刚20出头的年轻人,简短又不乏创意的自我介绍里,很难立即看出婚恋焦虑的阴云已经迫近。

但他们对拓展朋友圈的渴望,甚至伸着脖子看热闹的姿态,又都那么真切。

我们一定要找个人结婚吗?男性和女性在婚恋中的角色有这么大差异吗?爱情到底是不是人生的必需品?

在“大厂青年”的共同姓名之下,人们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从对婚姻最传统的期待,到对亲密关系最彻底的反思,同时在这个群体身上涌现。

频繁出差也会成为大厂人建立亲密关系的挑战

小红认为她一定会结婚的。因此,户籍、收入、车、房,以及房在哪里,都是她必须在乎的条件。她说:“在我这个年龄,肯定希望有稳定的恋爱,然后结婚。”

她现在不过25岁而已。

“其实你跟我说这个人180,长得小帅,我就会想加他。”但如果结婚大概率是必选项,小红需要考虑的就远不止这些。

98年的白茶就还未面对现实的压力,她觉得:“随着女性独立意识的觉醒,主动选择单身的女性肯定会越来越多的。”

趁假期,小龙虾在丽江旅行

小龙虾不愿意轻易改变自己的状态,她觉得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舒服。

“我感觉这个线上文档就像一个市场,先看看自己有多少钱,然后大家去挑选自己能消费得起的或者匹配的商品。所谓年轻人的婚恋焦虑,是大家自己在给自己制造焦虑。“

男性的收入比不上自己,于她而言完全没有问题,“不是听过有句话说‘姐姐有面包,我只要爱情’,在未来,我自己就可以生活得很好,更想要一份纯粹的爱情,找一个感情上旗鼓相当的人。”

漕河泾小段的宠物狗小白和宠物猫AA

男性的想法又会有所不同。

或许是因为传统视角的惯性,刚满30岁的漕河泾小段觉得,男性和女性在婚姻面前,处境多少不同:

“对女性来说,年龄越大,择偶面相就越窄。男性可能你年龄越高,经济能力越好,选择面反而会越来越广。所以对男性来说,最大的焦虑来自于他的经济实力。”

不过,相比“好嫁风”的温柔居家妻子,他更赞赏追求事业和自我表达的勇敢女性。

“中国男青年,至少大城市的男青年,应该多欣赏女性身上散发出的,一些不那么传统的特点。”

露娜也打破了性别的差异化观点:"我从来不认为男生,就应该去赚钱养家,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没有人要求,男生就一定要比女生赚得多。

如果男生本身就很居家,喜欢跟孩子相处,我觉得同样都很伟大。"

图片与本文人物无关

对当代互联网人来说,亲密关系和婚姻,早就没有了一定的模式。

乍看之下,他们似乎不再那么现实,精准择偶的画像模糊了,数字化的硬性指标也不占据最重要的位置。

但另一方面,大厂年轻人又比谁都现实,他们一早就懂得兴趣相仿、志同道合的秘密,把生活中的契合和陪伴放在第一位,又何尝不是一种对时间的珍惜,对高效的追求。

他们要选择的感情,不论难易,都一定是最适合自己的答案。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均已购买版权

本文章为“一条”原创,未经允许不得删改、盗用至任何平台,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