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年蛇女2020年婚姻(爱出风头的“女装大佬”)

未来八字网 6 0

前几天看到GQ Style 2020春夏刊的封面,好妖娆的鹅仔......

一会儿烟雾缭绕扮神婆,一会儿穿黑丝露小腰,都很诱惑人心。

他给Saint Laurent 2020春夏拍的广告片也是这个画风。

穿着一身黑衣,向外舒展扭动着四肢,冷酷又妩媚。

有种雌雄莫辨、超越性别的美。

鹅仔爱穿女装已经不稀奇了,甚至很多人对他的印象就是“女装大佬”。

从拍杂志…

到出席活动,豹纹、热裤、花裙子、高跟鞋等性感元素一个不漏。

说实话,婆婆也一度露出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

看不懂的装扮也很多。

比如Met Gala上的七眼 & 参加电影首映时的黑白双煞,感觉神神叨叨的,完全不知道风格的尽头在哪儿。

而且鹅仔不仅穿衣剑走偏锋,塑造的角色也很独特。

在电影《凯文怎么了》中,他演了一个反社会人格的青少年;到了《壁花少年》里,又变成表面放飞自我、其实面对他人的恶意攻击的同性恋男孩。

一个阴郁,一个乖张。

反正都不太好带。放到国内,能让当妈的崩溃八百遍。

婆婆印象最深的,还是他在《神奇动物在哪里》里演的锅盖头Credence。

身世成谜,永远走在人群之外的角落里。

因为从小受到欺凌,所以内心敏感,常常陷入自我怀疑的痛苦中。

光是看着,就能体会到一股天生的黑色气质。

戏里怯弱、暗黑又令人怜悯,真人反差超大的。

《神奇动物在哪里》的导演David Yates就说,“我从未遇见过像Ezra这样的人。”

“他每次踏入剧场,都能带来很多很多的快乐。在拍戏间隙,他会唱蒙古喉音、练习气功,然后和工作人员们一起大笑。”

超会逗人开心的!

说起来,鹅仔私下就是个巨型甜心啊!

首先是特别爱耍宝,一个人就能把场子热起来。

比如参加首映礼走红毯时,其他演员都规规矩矩地站着,只有他突然变身恐龙、对着镜头蛇皮走位。

去韩国宣传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就入乡随俗,疯狂比心。

顺便给身旁的Katherine Waterston紧急补个课。(姐姐一脸惊恐哈哈哈)

77年蛇女2020年婚姻(爱出风头的“女装大佬”)-第1张图片

77年蛇女2020年婚姻(爱出风头的“女装大佬”)-第2张图片

遇上粉丝求拍照,也不会乖乖立正合影。

和偶像一起拍张“独一无二”的认证照,哪个粉丝不开心?

其次,他嘴超甜,夸起人来毫不含糊。

之前提到《神奇动物在哪里》的导演David Yates,鹅仔惊叹说“那个家伙就是个巫师,我从未和如此有感知力的导演合作过。”

“他本来就住在魔法的世界里......他是那么有风度,如孩童般睁着眼惊讶着,他真的花时间去看着你听你理解你。”

和电影里的蛇女秀贤一起被采访时,更是从头到脚地表达爱意。

当被问到“拍摄时哪天最棒”时,鹅仔一脸沉溺地回答:“每一天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天。”

77年蛇女2020年婚姻(爱出风头的“女装大佬”)-第3张图片

然后紧紧抱着感慨道:“秀贤就是每一种你所需要的魔法。”

听得婆一愣一愣的,这娃未免太会讲话!

而且每一句都有认真夸到点上,让被夸的人泡在蜜里、心花怒放。

当然,鹅仔的甜并非只停留在表面,而是真的有关心他人。

比如之前上节目时,秀贤提到说第一次看《哈利波特》是在中学,那时候爸爸的朋友从美国带回来一整套。

主持人不礼貌地反复问,“所以你看的是英语版?你那时候就说英语了?”

鹅仔立马察觉到不友善,直接接话说:“她现在还说呢,说得可好了。”

“很了不起,我就只会说英语,我韩语水平超烂的。”

快结束时一脸傲娇地怼了主持人几句,看得人相当解气。

他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性格呢?恰恰是因为他小时候被欺负

能演得如此自然,大概是因为鹅仔也有过相似的成长经历——

小时候的他因为口吃,很难融入集体。

6岁时为了矫正,于是加入了大都会歌剧院的儿童合唱团,却“受到很多孩子的嘲笑和捉弄”。

进了学校之后,鹅仔又因为“试图亲吻喜欢的男生”、长相阴柔被同学们欺负。

他告诉Out杂志:“从一个讲话磕巴的小孩,成为一个唱歌剧的同性恋......我的青春期真的常常陷入困惑。”

“所以我很了解做边缘人是什么感受。”

2018年接受《花花公子》采访时,鹅仔说:“我的人生一直反复受到顽固者的攻击。”

这种成长过程中被孤立的体会,其实痛苦又深刻。

直到16岁时他决定辍学,然后全身心投入歌剧 & 拍戏,去追求自己真正的天赋所在。

这种没有被善待的人有的会反过来欺负别人。

有的就会特别能体谅别人的心情,有同理心。幸运地是,鹅仔没有被这些阴影吞噬。他就是后者。

而且恰恰因为体会过这些痛苦,他很会共情。

既能更好地理解角色,也会照顾身边人的情绪;既努力、挣扎着欣赏自己,也能平等地爱他人。

他的关心还辐射到更广阔的人群。

之前被问到“如果你有机会挥舞魔杖、改变世界,你会做什么?”他也毫不犹豫地说:“摧毁父权制度。”

婆婆看到这个答案好吃惊,因为很少从男性口中听到这种决心。

2013年时,他还去时代广场参加“十亿人站起来”活动,为女性争取自由反抗的权利。

他对着镜头大声说:“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妇女在其一生中都会遭受家庭暴力或强奸。”

“我认为所有革命性的原因都应从解决厌女症开始。”

这种体察、维护他人的能力,感觉一部分就是来源于鹅仔的自身体会。

因为之前被孤立过,所以更希望每个人都被尊重。

所以他不仅和女性站在一起,更是和各种各样的人类站在一起。

鼓励一个多元化的世界,而非框定出一个标准规范。

无论是穿短裙、高跟鞋,真诚地夸赞别人,还是站在时代广场的中央高举口号......

这些,都是他关心世界的方式。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