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号出生的人(广东女孩5岁走失)

未来八字网 38 0

2018年7月1日,是梁华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他找到了自己丢失13年的女儿。

他的女儿晶浪今年已经18岁,这些年来一直生活在大洋彼岸,现在的名字叫凯莉,已经是美国公民。

当初5岁的梁晶浪是如何丢失的?

是谁把她带到美国的?

2005年5月20日,是梁华终生难忘的日子。

这天中午,他带着满身疲惫下班,刚走到宿舍门口,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弟弟打来的,他带着哭腔说:

“哥哥,不好了,小晶浪不见了。”

梁华,广东雷州人,1973年出生,当年32岁。

22岁那年,他和恋人吴琴梅结为伉俪。婚后他们一共生育了5个孩子,走失的梁晶浪是他的二女儿,当时只有5岁。

当时的梁华在顺德容桂一带打工,而弟弟梁天则在格兰仕工厂上班。那年5月,梁华把5岁的女儿从家中接到自己身边。但因为公司里有规定,员工宿舍不允许带孩子居住,梁华就暂时把女儿送到弟弟的住所,一所简陋的出租屋内。

说起孩子走丢的情景,梁华至今还历历在目: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5月20日,早上还是晴空万里,正午时却突然下起倾盆大雨。”

午后,雨过天晴,梁华的电话却突然响起。

弟弟打来电话告诉了他小晶浪不见了的消息。梁华非常着急,问道:“晶浪不是在出租房内休息吗?”

他这一问,弟弟在电话里哭了起来。梁华立刻挂掉电话,飞也似的奔向弟弟宿舍。

他和弟弟开始在附近挨家挨户地问询,接着又走向街头,呼唤着寻找女儿。

后来,宿舍门口小卖部的大爷说,他看到一个小女孩,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晶浪,独自一人从出租楼走出,不知去向。

就这样,梁晶浪从家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孩子走失后不久,梁华迅速报了警。警局接到梁华的报案后十分重视,立刻调动了所有值班备勤和警辅力量去寻找梁华失踪的女儿。

周边的车站、码头及人口密集场所,到处都是民警寻觅的身影。大街小巷,也张贴了大量的协查通报。

只要哪里发现了一个特征相似的小女孩,民警都会立即驱车前往。

可尽管如此,小晶浪还是如水滴入海,杳无音信。

孩子的走失,彻底改变了梁华一家人的生活。

孩子是从弟弟宿舍走失的,弟弟满怀愧疚。为等孩子回家,弟弟跟出租屋楼下的老大爷商量,出重金盘下小卖部,他要在这里原地等待,守望着侄女的归来。

女儿走失之后,梁华更是失魂落魄,心事重重,再也不能专心上班。只要一下班,就不顾疲惫,穿梭于顺德、中山之间的大街小巷,从未放弃过寻找女儿。

为了能找到女儿的行踪,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一份工作,每一个工作都在不同的街区。

然而,一天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女儿的消息。

2009年,梁华作出一个重要决定,要到北京打工。他心里想的是,这里是祖国的心脏,人们来自于全国各地,也有可能引起大媒体的关注,兴许能帮助自己找到女儿。

两千多万人口的茫茫人海,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梁华的希望最终还是落空了,他丢失女儿的情况并没有引发什么特别的媒体关注,满怀希望北上未果,又带着失落回到了广东。

就这样,春去秋来,七年过去了,女儿依旧不知所踪。梁华整个人也苍老了许多,体重从138斤降到92斤。这个男人的身躯 ,已经出现了一些要垮掉的迹象。

2011年,梁华步履沉重地回到了广东老家,母亲含泪劝说他:

“你总这样也不是办法,不能为她一个人活着,也要想想家里其他人。”

梁华这才如梦初醒,这时候小女儿也已经八岁,已经过了入学的年龄。

5月20号出生的人(广东女孩5岁走失)-第1张图片

“你再这样下去,咱们这个家,怕是真的要垮了。”

妻子吴琴梅也忧心忡忡地说。

“好吧,我暂时不找了。”

面对亲人的担忧,梁华选择了妥协,毕竟他还有四个孩子需要照顾,他把其中五个孩子的三个从老家接到了顺德,让他们在这里上学。

这样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一面能照顾孩子,一面继续寻找二女儿。

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有五个孩子,但天下父母都不会嫌多,一个也不能少。

在饭桌上,梁华一直为二女儿保留着一个座位,他希望有一天孩子回到家中,合家团聚。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梁华和妻子经常会暗自垂泪、唉声叹气,眼睛总是盯着那扇门,希望它能忽然被推开,小晶浪蹦蹦跳跳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宝贝女儿啊,你到底去了哪里?

是啊,小晶浪到底身在何方,是生是死?

我们转回到小晶浪的视角。

她被父亲安排到叔叔家之初,一切如常,叔叔疼她爱她,小晶浪很快就熟悉了在叔叔身边的生活。

可是叔叔也要上班,上班的时候没有人照顾可不行。刚好叔叔跟自己的舍友兼同事不是一个班,叔叔灵机一动,就在自己上班的时候,让舍友陪伴侄女。

舍友也是个负责任的人,尽心尽力地照顾小晶浪。

这天舍友刚好有点急事,需要出去一会,而孩子当时又在睡觉,为了安全起见,他就把小晶浪锁在了屋里。

没料到小晶浪一觉醒来,见屋里没人,喊了半天没人应答,忍不住有点害怕,就爬上了一楼的窗台,跳到了屋外,迷迷瞪瞪地向前走,出去找叔叔。

她出去的时候,偏巧天空下起了雨,这让她更加惊恐,不顾一切地向前跑去。

不一会儿,雨过天晴,小晶浪放慢了脚步,开始寻找回家的路。可是放眼望去,街道是那么的陌生,一张张脸也从来没有见过。

小晶浪不知所措,一边走,一边哭喊起来。

大街上人流如织,大家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她的哭声被车辆发出的喇叭声,工厂机器发出的轰鸣声,以及小贩的叫卖声所淹没。

在广东中山市的细滘大桥东凤侧桥脚处

,一个在街头溜达的老大爷注意到了她。

“这是谁家的孩子,在这里哭闹,周围车水马龙的,也太危险了,这爸爸妈妈当得也太不尽职了。”

老大爷心里嘀咕着,赶紧上前拉着小晶浪的手问:

“小姑娘,你家住哪里,你爸妈哪里去了,怎么一个人在大街上跑?”

别说小晶浪,就是个大人初来乍到也不知道她住的是什么地方,所以她只能回答“找叔叔”之类,至于住的具体位置,小姑娘当然无可奉告。

再加上她家是雷州的,顺德这边的话也听不懂,还有心情紧张的缘故,双方根本没法进行沟通。

老大爷没辙,只能将她送到中山区派出所。

这里值班的民警同样听不懂小晶浪说的话,而且到了派出所,小晶浪哭得更厉害了,怎么都哄不好,从她的口中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要是放在当下的话,警察肯定会借助网络平台,发布孩子的信息,要不了几个小时,消息就会传播整个广东,孩子就可以顺利回家。

当时互联网还不发达,有效的社交平台还没有建立起来,民警没办法,只能将孩子送去了当地的福利院。

一到福利院,看到那么多的陌生人,小晶浪心里更紧张,更恐惧,干脆什么话也不说,没过多久,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上来了。

如此一来,小晶浪变成了无主的孩子,在福利院安了家,也有了一个新名字——中凤敏

福利院里的儿童一般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人收养,国家也鼓励符合条件的国内外爱心人士收养被遗弃和走丢的无主儿童。期间曾经有一对年轻夫妇收养过小晶浪,但是收养几年后,小两口离婚,女的不愿意抚养,男方单身又不符合收养条件,只能解除收养关系,小晶浪又被“退”回到福利院。

2012年9月,一对美国夫妇来到福利院,向有关部门提出想要收养一个中国孩子,他们来到福利院,一眼就看中了小晶浪。

小晶浪此时已经是个12岁的少女了,尽管她发育得较晚,这个岁数其实已经比较尴尬,少有国人乐于收养如此“大龄”的儿童,相当于失去了“收养方市场”的青睐。

看到蓝眼睛黄头发的美国人,小晶浪丝毫都不怯场,还冲着他们友好的微笑,主动地打招呼。

5月20号出生的人(广东女孩5岁走失)-第2张图片

福利院负责人见状也如释重负,于是小晶浪就跟随这对美国夫妇漂洋过海来到了大洋彼岸,成为一名“美国人”。

来到美国后,养父母给她起了个英文名字凯丽。他们给小晶浪创造了很好的学习条件,让她到收费很高的私立学校就读。

梁晶浪也非常争气,虽然起步太晚,架不住她学习刻苦努力,成绩十分优秀,没过两年,仿佛自带学霸体质的她成绩就赶了上来,每门课程拿A,让出生美国本土的同班同学都自愧弗如,对她赞不绝口。

如今,梁晶浪已经高中毕业,被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录取。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不仅是美国,也是全世界一流名校。网站信息显示,在2017年QS世界排名中,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排第66名。

长大后的梁晶浪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中国人,没有忘记丢失时的情景,也始终没有放弃寻找自己的父母。

其实早在她刚刚学会英语口语时,就认真地告诉美国父母:

“我是走丢的,不是被父母遗弃的。”

她脑海里清晰地存留着当时的记忆:她用小手爬上窗台,跳到地上,走出大街,在倾盆大雨中喊着“爸爸、叔叔....”。她离开了叔叔的出租屋,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被送进了福利院,又跟着养父母来到美国。

“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是个不省心的孩子。”

她经常在养父母面前责怪自己。

久而久之,她的执着和衷情感染了养父母,他们安慰梁晶浪,先好好完成学业,并且保证在未来合适的时间帮她寻找生身父母。

就像美国首富贝佐斯那样,美国夫妇来中国收养孩子这种现象在当年属于司空见惯,最近18年之中,至少有9万名中国孤儿在美国安家。而且他们收养的孩子基本是以身体有残疾的弃婴为主,比例占到了80%。

他们中的大部分并不像有些国人想象得那么有钱,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们慷慨提供给孩子治病、上学的机会,美国养父母们也从不把孩子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帮助这些中国孩子寻找亲生父母。

当孩子成年之后,美国夫妇尊重孩子意愿,协助孩子前来中国认亲的新闻比比皆是。

来美国仅仅两年之后的2014年6月,梁晶浪终于等来了久违的这一天,她的养父母带着她回到了中国广东,按照她童年的记忆进行追寻,希望能在当初走丢的地方有所收获。

从走丢开始,已经过去了9年,珠三角飞速发展,顺德已经物是人非,日新月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无论如何追寻,也找不到当年的地方。

在寻找了一周之后,梁晶浪和养父母只好放弃,遗憾地结束了寻亲之旅,带着满怀的惆怅回到美国。

不过梁晶浪并未就此放弃,随着年龄增长,她寻亲的愿望更强烈了,一有机会,她就通过网络平台,在浩如烟海的信息中,寻找广东地区的寻人启事。

不仅如此,她还主动出击,在各个平台频频发布自己的寻亲信息。

梁晶浪的遭遇引起了广州某大报的注意,开始了对她的报道,幸运的是,这则报道被梁华的弟媳注意到了,她马上就把报纸的照片等信息拍下,发给了梁华。

2018年5月3日,劳动节这天,放假在家的梁晶浪忽然眼前一亮,她的及时聊天软件收到了一个好友申请,显示地区是中国。

5月20号出生的人(广东女孩5岁走失)-第3张图片

她立刻来了精神,颤抖着双手通过对方的申请。加上好友后,梁晶浪等着对方说话,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一秒钟都像一天。

感觉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后,对方发了信息,第一句话就是:

“你好,请问你头顶心是不是有两个旋儿?”

梁晶浪还在努力思索——头上长两个旋儿的人太多了,这似乎并不能作为认亲的依据。

不一会,对方的第二句话又来了:

“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胳膊摔伤过,还脱臼了?”

紧接着,对方又发了第三句话:

“你背部右下方是不是有个胎记?”

看到这句话,梁晶浪已经不能自已,泪水模糊了双眼,回了一句中文:

“爸爸,不要问了,我是你女儿!”

远在广东的梁华看到这句回复,又如何按捺得住,他激动地跳起来连连挥拳,又与妻子相拥而泣。

13年了,4700个日日夜夜,寻寻觅觅,望眼欲穿,在妈祖像前一次次祈祷,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虽然已成定局,但这还不足以证明双方有血缘关系,需要在法律上走完程序,双方要做DNA检测鉴定。

在志愿者和媒体记者的共同协助下,梁华及其妻子吴琴梅一起来到佛山市顺德区公安局求助。

在公安的帮助下,几天后,检测结果出来了,确认由美国夫妇在中山市福利院收养的小孩“中凤敏”,就是梁华夫妇走失的孩子“梁晶浪”。

2018年7月1日上午,18岁的美籍华人凯莉(曾名梁晶浪、中凤敏)和美国养母桑迪到达广州机场,与亲生父母见面相认,并一同回到父亲梁华在顺德的家。

走失了13年的游子,终于回到父母身边。

团聚之后,梁晶浪离开父母,和美国妈妈踏上了归国旅程。

她在机场吻别父母,告诉他们:

爸爸妈妈,我是你们的女儿,我是中国人,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女儿还会再回来的!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